丝瓜视频APP色版下载安卓

日子转眼就入了腊月,又是一年清静的腊月,岚琪倒乐得清静些好休养,但还是难免一些送往迎来,永和宫里忙不过来时,布贵人就会来帮忙照顾阿哥公主。

端静公主大了不喜欢黏着母亲,并没有来,布贵人哄了小家伙们午睡,在一旁看岚琪应付内务府的人,好半天停当了,她泡了茶送来与岚琪一道用,见她满面疲倦,笑道:“刚才看着你应付那些狡猾的老东西,我都记不起来你从前的样子了,好像你生来就是如此能干精明。”

岚琪笑道:“倒是姐姐不曾变过。”

布贵人摸摸自己的发鬓,开朗地玩笑说:“连容貌都没见老,是不是?”

岚琪笑着点头,布贵人却嗔怪:“孩子们都长大了,我都三十多了。”提起这个,便轻声说,“前日皇上破天荒来了钟粹宫,把我们都吓坏了,万岁爷在屋子里和端嫔姐姐说了好一阵的话,我和戴贵人都猜,该是为了纯禧公主,这眼瞧着奔二十的大姑娘,总留着也不是个事儿。这不知要往哪里嫁去,这两天端嫔姐姐脸上都沉甸甸的。”

“养了十几年的闺女,能舍得吗?”岚琪叹息,“虽说哪怕留到四十岁也愿意,可耽误孩子的婚姻大事和前程,心里更过意不去,做娘的总是两难。”

布贵人则满足地笑道:“能把端静带在身边看着她长大成人,我已经心满意足,不怕她出嫁的那一日,我心里都想好了。”

岚琪赞她:“还是姐姐宽心。”

但布贵人却意味深长地看着岚琪,好半天看得岚琪都奇怪了,才突然问:“你呢?到底和四阿哥怎么样了,我知道你心里对什么事都有分寸有把握,可我看着心悬得很,男孩子不比女孩子,再往大了他们更会藏心思,你一向对孩子们很体谅很宽容,怎么不哄哄四阿哥,好端端的还不让他来给你请安。”

岚琪这才露出几分严肃,不是怪姐姐多事,而是道:“姐姐也觉得,我该去哄着他?我可没有不许他来给我请安,只是天冷不要他一清早少睡半个时辰就为了看我一眼,晚上也是怕他一冷一热生了病,我还不够体谅他?”

布贵人见她要生气,忙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岚琪放下茶碗,显然是生气了,自然不是冲布贵人来的,冷静了半晌后才说:“布姐姐,你也不是处处哄着端静,姑娘不听话的时候,你和端嫔姐姐也会教训吧?”

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

布贵人点点头,又听岚琪继续严肃地说:“我是他额娘,不是他媳妇,更不是他的奴婢,我从前是顾忌皇后的感情,也自认对孩子愧疚,才小心谨慎地对待母子关系,可现在我突然想明白了,他是我的儿子,我为什么要那么谨慎那么小心,甚至在他面前有些卑微?该教的道理我就该堂堂正正地教,做什么老要瞻前顾后怕他讨厌我,就是因为这样想的,我对他说话稍稍和从前有些不一样,他心里大概就觉得不对了,你们都来问我怎么和儿子这样了,事实上是他对我有意见。”

布贵人见岚琪这样说,知道她也憋屈久了,索性想让她放开怀抱好好说,岚琪也是说得起劲了,心里一阵痛快,饮下半碗茶继续道:“温宪不听话,我都动手打过她,十三十四这么点儿我也照旧会红着脸训斥,只有对他,我像供着佛爷似的,还算什么母子?若是要这样注定不能长久,还不如现下就淡了情分,他自强自立去,我也落得清静。”

“你别说这样的话。”布贵人稍稍有些着急。

“不是我狠心。”岚琪长长一叹,“哪怕他真的不认我了,我也会一辈子护着他不让人欺负他,可我不想做母子做得那么辛苦,我做娘的对儿子说句话,还要处处小心,那是什么滋味?十几年了,我受够了。”

布贵人还是劝:“十多岁的毛头小子,你也别把他想得太聪明,你委屈我知道,可孩子也有转不过弯的时候,你也耐心一些,现下谁也不管你们,就这么僵着,能好得了吗?你都委屈十几年了,再委屈一次好好和四阿哥说说,也不难。”

岚琪脸上软下几分,手指摩挲在茶杯上的花纹,轻声嘀咕:“我知道,我不过是冲姐姐发发脾气,心里总是明白,就因为我是做娘的,受委屈也是应该的。”

布贵人哭笑不得,捧着心门口说:“刚才你说得那么激动,把我吓坏了。”

“还能怎么着,他到底是我儿子。”岚琪一改方才面对内务府那群老奸巨猾的奴才时精明能干的气势,这会儿软软的伏在桌上嘀咕,反像是受了委屈的闺女似的,“我早就想好了,他再不理我,我就去找他,他是我儿子,只有不要爹娘的孩子,没有不要孩子的父母。”

布贵人松口气说:“你们注定是母子了,脾气也都一样,好在你还明白自己是做娘的。”

姐妹俩说说体己话,岚琪心里畅快多了,但之后几天青莲每日来禀告四阿哥的事,那孩子仍旧心事重重的,不知道他到底在烦恼什么,书房里也没什么异样的动静,岚琪心里很担忧,一时又找不着好的机会去和儿子说说,越担心越着急。

腊月初七时,袁答应生下小公主,母女平安,宫里总算添了件喜事,腊八这天太后又在宁寿宫赏腊八粥,虽非铺张庆贺,宫里总算热闹了些,皇帝的意思是还侍奉太后这位长辈在宫里,不能太过悲伤逝者,而忘了对太后的孝道,如此宫里人更放得开些,只是谁都明白其中的分寸。

阿哥们这天也都早一个时辰下学,一道往宁寿宫给太后磕头领赏,兄弟们吃了粥各自要回去,四阿哥带着小和子几人步行回承乾宫,经过永和宫门前,他稍稍停了停脚步,小和子笑嘻嘻上来说:“主子,咱们进去吗?”

胤禛摇摇头:“方才皇祖母不是说了,好些伯母婶婶在永和宫,我去做什么,怪麻烦的。”他说罢往承乾宫去,小和子无奈地一路跟着,絮絮叨叨半天劝说他去请个安,结果被小主子不耐烦地骂了,捂着嘴再不敢开口。

进承乾宫的门,骤然的冷清让胤禛心里一颤,养母去世后,承乾宫里的人手清减了许多,加之这边他还算在为养母守孝,太监宫女连说话都很小声,更别说什么欢声笑语了。

“四阿哥,你回来了?”

正往门里去,忽然听见清亮温柔的女孩子声音,那么熟悉的一声“四阿哥”,胤禛循声望过去,廊下站着亭亭玉立的毓溪,她脸上灿烂甜美的笑容,顿时扫去承乾宫许多阴霾。丝瓜视频APP色版下载安卓